购车网 置换购车 负债超200亿!传某新势力多名高管被抓

负债超200亿!传某新势力多名高管被抓

3月29日,威马汽车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在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召开。据《澎湃新闻》等媒体报道,据重整案材料显示,截至3月18日,管理人共收到1412户债权人申报的共计1456笔债券,申报的债权总金额为442.02亿元。经审查,管理人确认了564户威马科技集团的债权人,确认的债权总额为33.76亿元。其中,享有担保权的债权人包括浦发银行和芯鑫融资租赁有限责任公司,总额达15.85亿元。威马科技集团经审计后账面资产总额为39.88亿元,负债总额为203.67亿元。从数据上看,不难得知威马汽车已陷入严重资不抵债的处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报道中指出此次的债权人会议不单单是对威马汽车重整债务,还对威马汽车内部违法问题展开调查。威马内部多位高层因涉及合同诈骗,国有资产流失,职务侵占等已被相关部门调查,其中包含了威马汽车核心管理层侯海靖等多位人员。

资料显示:侯海靖是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之一,拥有丰富的产品生产、技术经验。曾担任过上海通用总装车间生产经理、福田汽车副总裁、华泰汽车总经理、吉利集团副总裁等职务,主要的工作范围均为车型的生产。在2018年侯海靖加盟威马汽车,担任联合创始人。威马创业初期,主要由沈晖、陆斌、杜立刚、张然、侯海靖及徐焕新六位联合创始人组成。侯海靖主要的工作范围为威马汽车成都研究院,负责产线和技术研发。沈晖则负责整体的战略规划,陆斌负责销售体系及客户管理具体的战略规划执行,杜立刚是首席财务官主要负责监督和管理财务,徐焕新担任首席运营师,主要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。

据了解,创立之初,威马汽车重要事件都由这六个人组成的小董事会决定。不过,在2020年就有消息传出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陆斌离职的消息。随后官方回应表示:陆斌因个人原因离职,威马汽车方面非常感谢他对公司做出的贡献。继陆斌离职后,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杜立刚、张然、徐焕新也均被陆续传出离职的消息。

高层关键人物频繁离职与威马近几年来的销量表现有一定的关联。威马汽车在2015年成立,由原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沈晖创办,总部位于上海。次年,威马新能源汽车智能产业园在温州市瓯江口奠基,实现了量产试装车下线。2018威马通过收购中顺汽车控股有限公司,获得造车生产资质。同年3月,威马温州工厂顺利建成。同年9月,首款量产车EX5正式上市,新车紧凑级纯电SUV,售价14.68-19.88万元。

2019年,威马汽车销量累计销量为16876辆,排名位于造车新势力销量榜第二。融资方面,威马汽车从成立至今,进行了多轮融资,融资规模高达410亿,曾一度被业内外认为是市场上最有潜力的造车新势力。

然而,近几年来,其他造车新势力都在销量上飞速的增长,而威马的销量却是增长的缓慢。数据显示:2020-2021年威马销量分别为21937辆、44152辆。到了2022年,威马汽车的销量更是下跌至34637辆。作为比较,同期的理想汽车、蔚来汽车、小鹏汽车的销量都已破十万辆。除了销量低迷,威马汽车又陷入了财务危机,停产、裁员、降薪、门店关停、工厂停产、总部欠租金、股权冻结等负面消息层出不穷。

数据显示:截至2022年3月底,威马账上有66.7亿元的长期借款,22.8亿元的短期借款,合计外债90亿元。此外,据威马汽车在去年提交的招股书显示,2019年-2021年威马汽车分别净亏损41.45亿元、50.84亿元和82.06亿元,三年合计净亏损136.32亿元。截至2022年6月底,威马账面上现金流只有41.56亿元。

不过,即使威马汽车处境很糟糕,但这两年来官方一直在对外释放好消息。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威马只要还有一口气,还是可以继续应战的。目前最大的挑战,是黎明前的黑暗怎么度过。”直到去年10月,威马汽车终于扛不住了,申请破产重整。

从最有潜力的造车新势力到如今破产重整,威马汽车这样的结局或许并不意外。近几年来,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,竞争也越发的激烈,很多造车新势力也在竞争中被逐一淘汰出局。

在此背景下,威马汽车资金吃紧,深陷裁员、降薪停薪、停工停产、欠租等负面新闻,想要爬出泥潭并不容易。虽说威马汽车坚定表示自己不会躺平,更不会倒下,但高额的负债及高层内部人员的违法问题,对于眼下已奄奄一息的威马汽车来说,都是元气大伤,即使后续成功的完成重整也将面临一系列的挑战。

每天分享有价值的汽车新闻

汽车人的平台

本文转载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

本文地址:https://che83.com/gouche/29930.html

相关推荐

感谢您的支持